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鸿元至尊 第491章大行动(1)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7:36

鸿元至尊 第491章大行动(1)

杜力也不管缪其代理不代理,他无心参与俗事,同两位兄弟见面后,就再没出过缪家上京城外那个庄园。

那个庄园山清水秀,也非常幽静,这就是缪家雪藏家族精英的地方,南圣骆驼和北圣仇冉就隐居在此,这部分精英就是他们帮助缪家训练出来的。

宇文飞也跟随师父来到这里

真正的三圣门创办者,却没一位参与三圣门复出的事,换种方式说,缪家借用了这个名号。

缪家有底蕴,原本不想太高调,一直隐藏着,现在缪百川觉得该做些什么了,所以将这部分人调了出来。

想成为夏朝第一家族,就得做出些让国王赞赏的事来。

该低调的时候低调,该出手的时候不要让人逼着你出手,会拿捏这个度,才能博得国王欣赏。

缪百川就很有眼光,知道有些事情国王不好出手,怕惹来非议,可是不管又不行,于是及时提出这个建议,而且主动承担过来,这让张显非常欣慰,因此缪家那些精锐就出现了,这样也不至于之后被张显得知有什么想法。

到了被张显点破时,那就尴尬了。

缪其出现在这里,而且盯上了庄西和程脯,看来缪家已经出手了。

既然缪家出手了,张显也就不再理会这事,催马进城休息去了。

找到一家客栈,几人驻马休息,店小二一见六位普通人装束的客官,竟然有十二匹马,不由诧异,这年头有马匹的人,大都是大富大贵人家的人,可这六人以他眼光怎么看也不像那些富贵人,因为他们缺少富贵之人的体态,也不是那种肥头大耳,油光满面那种。

当然,衣物可以判断人,但是以接触人多,见多识广,并以察言观色为本事吃饭的店小二,是绝不会犯以衣饰看人的错误。

店小二只是略微顿了一下,马上就转为笑脸,安排人将马匹牵走精心喂养,并热情的将张显六人引进了二楼雅间。

客栈大都是一楼大马车店,南北两排通铺,到了晚间绝对热闹,热闹的一般人都睡不着觉,室内味道也好极了。

这里大都是来往客商的伙计们住的地方,护商队一般都有比较好的待遇,但也只限于东面厢房,不过好在他们有小单间,五六人一间,也不错了西面是马廊、仓库和牛马车库等。

至于酒楼那就在前面临街的地方了。

二楼雅间的楼梯在客栈客房的两侧,同大马车店正门是分开的,如果想要去酒楼喝酒吃饭,那就不用下楼,在两侧厢房靠院内有条廊道,可以直接走进酒楼二楼,那里是包间,在这小城中,这家客栈算是很不错的了。

凼叔等人只一会的功夫,就把这家客栈的格局搞清楚了,并要了靠东面的两间房。

这里比较安静,同廊道隔着一间房。

凼叔叫来小二让他把酒菜直接送进客房,然后他便为张显煮茶。

也就在这时,张横悄然出现在客房中。

张横神出鬼没,凼叔等早已习以为常。

“公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你的身份可能暴露了。”

张横有些凝重的道。

“怎么回事?”

“在你们走进这家客栈后,有大约十六人先后住进了这家客栈,他们虽然极力隐藏了气息,看似修为很低,但是却瞒不过我的探查,有六位神师,其中一位不比我的修为低,剩下的都是圣师,他们分散开,住进了这周围,就在刚才,我发现了庄楛,他从西面赶来的,看似行色匆匆,现在就在隔壁那间客栈,庄西和程脯就住在那里。

那里也聚集了不少高手。”

庄楛是‘宇轩教’名义上的教主,匆匆赶来,

张显冷笑,不用说就是奔他来的。

“你去东面隔三家,有个杂货铺,找一个叫薛老轨的人,或许能知道是谁泄露了我们的行踪。”

张显交给张横一枚金令。

张横一直是隐藏在张显周围,没有什么事情他是不会出现在张显面前,也因此让他发现了周边的异常情况。

张显他们出了谷阜山,几人都是化妆易容,又马不停蹄,即便歇息也是在野外,没有接触什么人,一路狂奔,到了这里才算是第一次入城住店,一时间也让他想不到是谁泄露他们的行踪。

“公子,不会是谷阜山下那个小镇,卖我们马的董姓财主认出了我们吧?”

肖飞忽然道。

“恩?”

张显回头看向肖飞。

“我记得他好像很随意的问了张保一句,你们这是回上京城吧?”

张显看向张保,张保吓得一缩脖。

“我、、我、什么也没说。”

张保的样子让张显莞尔。

那个董姓财主有很大嫌疑,因为他那句话,或者是无意,或者是打探。

不过现在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怎么应对。

这些人到这里才准备动手,应该是张显走的太快,让他们一直没有机会下手,却不想张显觉得快到了上京城,准备在苇塘城暂歇一宿,却给了他们机会,因为张显这个决定是临时起意,让他们准备并不充足。

“公子,有人过来。”

凼叔听说有人要对自家公子不利,顿时杀意四溢,忽然有人接近,他先跟张显打声招呼,就准备杀人了。

“放他进来吧。”

张显并不紧张,他现在修为有了长足进步,比出京时强盛了很多,神识也很强大了,所以在张横过来汇报时就已经将神识放出去查探了。

来人他也看清了,虽然不认识,但是并没有杀气,也没有那种鬼鬼祟祟的的样子。

此人很稳健的上了二楼,直奔张显的房间而来。

“砰砰、、、砰、、、砰、、”

两声连敲,停顿两息再一声,然后两息后再一声。

凼叔杀气收敛,快步去开门。

这是赤邪联络暗号,虽然看似简单,但是敲门声节奏变化,和轻重可不是一般人敲门能碰巧合韵的。

门开处,一位紫衣锦袍中年人站在门外。

“请进。”

凼叔这么客气还是很少见的。

“凼叔客气了。”

这人拱拱手客气道。

进门后、、、、、、

嘉兴白癜风治疗费用
石嘴山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保山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嘉兴好的白癜风医院
石嘴山白癜风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