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补天道 七十九乘雪归

发布时间:2019-09-25 22:02:58

补天道 七十九乘雪归

这一下来得好突兀,谁也没想到三人会暴起难。

傅金水虽然有所预感,毕竟准备不足,双眉倒竖,撩起马上挂的单枪往上横档。但那三人气场太强,人没到,压力已经铺天盖地而来。

孟帅夹在中间,只觉得嗓子干,想也不想,随手挥出。

绿光一闪,一个手串出现在空中。

时间仿佛静止了。

绿色的光芒在黑夜中越来越亮,渐渐形成一个漩涡,一个扭曲的绿色图案释放出来。

图案越来越大,渐渐地周围方寸空间都碧盈盈的,人人脸上笼罩了一层绿色。三个扑过来的身形也从头到脚染上了一层绿光。

噗——

三个人一起撞到了绿色的图案上,出了一声很轻很轻,如同戳破泡沫一样的轻声。

紧接着,三人如同狠狠地撞到了墙上,向后倒弹出去,弹出没多远,扑通一声,落在地上。兀自落在傅金水马前。

傅金水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愣住了,过了片刻,才醒神道:“拿下了!”

四周士卒立刻围上。这三个人被绿光缠绕,倒在地上一直不起,被士卒一人一个绑缚了,傅金水又让人卸脱了他们的关节,加diǎn穴道,重重保险,防止他们逃脱。可怜三个一流高手,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落入人手,跟烂泥一样毫无反抗之力。

孟帅握住那手串,只觉得匪夷所思。封印的东西他见过不少了,但从没有哪一件有这么玄奇的,凭一道光芒能挡得住攻击还罢了,竟还能反弹,给攻击者如此大的伤害。这哪里是封印兵器,简直就是个法宝!

猛回头,孟帅与小鸿对上一眼,心中暗自惊异,不知她是什么来历。

三个领头的被掀翻了,剩下的八仙剑派弟子不知所措。傅金水冷笑道:“统统给我缴械,扣押起来。”

一百多八仙剑派弟子失了主心骨,竟没有反抗的,没给人被夹住了两个胳膊,乖乖的走了。那李庚一脸晦气,终于也没有反抗。

郭宝芒这才反应过来,不顾自己也是半个囚犯身份,忙叫道:“使君,你看见了?八仙剑派如此无礼,分明是有意造反,我所説句句事实,可没有説错吧。”

傅金水这时恢复了冷峻神色,道:“八仙剑派果然反了。郭家堡身为本地团练之,难道不用为除此獠尽一份心意么?”

郭宝芒“啊?”了一声,随即想明白了,大声道:“那个自然。我郭家早就有心除去八仙剑派,只是顾忌乡里的平安,这才没有动手,今天眼见他们犯下大罪,要是还无动于衷,哪配再做本地的豪强?”

傅金水满意的一笑,道:“事不宜迟——今天抓了八仙剑派,让他们有了防备,应该尽快动手,打他们个措手不及。你们几天能准备好?”

郭宝芒被问的蒙住,连忙看了一眼自己心腹的客卿。那客卿也是个人才,立刻道:“不知使君是要郭家做什么?从旁策应,还是……冲锋陷阵?”

傅金水目光一动,道:“全权负责。”

郭宝芒大吃一惊,那客卿也是结巴道:“全权负责……要郭家独一家跟八仙剑派开战?”

傅金水道:“当然不是独一家。我知道你们打不过。我许诺你们,以刺史府的名义广邀江湖朋友,组成联军,共同讨伐八仙剑派。这本是江湖纷争,军队不好轻动,但钱粮和人手,可以借给你们,刺史府乃至都督府就是你们的后盾。怎么,有问题么?”

郭宝芒听得颇为心动,乃至一阵面红耳热,那是激动地——有傅金水这一道令,郭家就是沙陀口乃至凉州名副其实的武林魁!从此还获得了半官方的身份,多少暗地里的东西都能转到明处,暗偷再好赚比得上明抢?因此大声道:“愿听使君调遣!”

他旁边的幕僚虽然有心谨慎行事,但看郭宝芒双眼冒火,就知道阻止不了,也不必阻止,当下连声道:“多谢使君。郭家竭诚,一个月之内准备完毕……”

傅金水冷冷道:“太长。”

那客卿道:“这……实在是不长,光调集物资……”

傅金水道:“我説太长,又不是劳师远征,要什么调集物资?缺什么我补了。给你们七天时间,召集人手。七日之内,我要看见你们出现在八仙剑派山门前。”

那客卿额上冒汗,再看郭宝芒,丝毫不当一回事,心中暗骂这不懂事的大少爷,又道:“要这么快的时间……只怕要老爷出面。”

傅金水道:“我放你回去,明天之前带郭堡主来见我。七日时间,从明天算起,带上你的人走吧。”

那客卿道:“我们大公子……”

傅金水道:“你们老爷到了,我难道不放你们公子回去么?”

那客卿只得自去了,傅金水突然露了一丝笑容,道:“给郭公子备马,回府。”

这一回回沙陀口,可就威风了。浩浩荡荡的人马一路前行,到了城下,本来已经深夜关了城门,傅金水一道命令下去,便将城门打开。

众人6续进城,孟帅刚要进城,就听有人道:“帅哥。”

孟帅一听这个称呼,本能就要回一声:“怎么了,美女?”没説出口来,回过头去,就见小鸿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旷野中,向自己招手。黑夜之中,她的白衣裙分外鲜艳,如同墨玉中间的一捧雪,纯净的令人心悸。

孟帅几乎毫不犹豫的跳下马来,跑到她面前,看着她微笑的样子,又不知道説什么,只问道:“你叫我?”

小鸿微笑道:“我要走了。”

孟帅反应不过来,道:“去哪里?”

小鸿好笑道:“自然是回家了。”

孟帅哦了一声,道:“这样啊,也是,都这么晚了,你也该回去了。当心路滑。”

小鸿笑眯眯道:“你有什么话説么?”

孟帅想了想,道:“你家里有人接你回去么?我送你回家吧。”

小鸿扮了个鬼脸,道:“还送我呢,你送我不打紧,你一个人回来我还怕你走丢了呢。我那珠子只能管对敌,要是摔倒了什么山沟里,可是管不了你啦。”

她这么一説,孟帅才想起来,自己手里还有那串手串,连忙拿出来,道:“这个还给你。”

小鸿道:“急着还我做什么,你拿着烫手么?”

孟帅道:“这叫什么话?不是你的东西么?”

小鸿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突然展颜笑道:“我走了。”説着身子轻轻一转,裙角在夜空中飞扬,已经背对孟帅。

孟帅见她走了,一时突然燃起一股热情来,冲口而出道:“等等。”

小鸿并没转过身,道:“怎么了?”

孟帅道:“那个……你要走了,真正的姓名能不能告诉我?”

小鸿噗嗤一笑,道:“你这不是也会説好的么?我么……我叫做竺继雪。”她蹲下身,在地下写了“竺继雪”三个字,道:“你要记好了。能叫我这个名字的人不多,你就是一个。”她想了想,又问道:“三个月之后,也就是年底,你在哪里?”

孟帅道:“不知道,不在沙陀口,就在银宁吧。”

竺继雪道:“到底都不远。这个你拿着。”説着将一张帖子递了过来。孟帅接过,就见那帖子面上似透明非透明,竟有一层玉一样的光泽,拿在手里轻飘飘仿若无物,在这个没有塑料的时代,实在猜不出是什么做的。

竺继雪道:“这就是天幕的邀请贴了。你是封印师学徒,进去看看也好。你若没有拜师,进去説不定能见到可求学的导师。”

孟帅不解其意,小鸿只笑道:“去了就知道了。”当下把帖子翻了过来,但见白玉一样的封底,有一个三角形的图案。三角形本身不稀奇,奇的是图案的颜色流光溢彩,变幻不已。孟帅前世见过荧光笔和彩灯,却都没有这样的美轮美奂的效果。

竺继雪指着这个图案,道:“这是咱们三灵殿的标志,你要认准了。将来有这样的标志的地方,必然有封印师。”

孟帅道:“这个形状……很大众啊。”看到等边三角形就是封印师

补天道  七十九乘雪归

,那也太不值钱了。

竺继雪瞪了他一眼,道:“只有这个颜色才是标志,别的都是涂鸦。进了天幕之后,记得用帖子去小灵殿认证学徒的身份,那么到哪里都知道你是自己人了。”

孟帅道:“好。只是这个天幕在哪里?”

竺继雪道:“天幕半个甲子一开,至少有几十个出入口。今年开的时期是腊月十一,腊八过后,帖子背后就有地图闪现了,这叫做仙人指路。”她突然抓起孟帅的手,用牙齿一咬,鲜血登时流出。

孟帅“嘶”了一声,却没抽出手来,竺继雪笑着看了他一眼,拖着他的手指沿着三灵殿的标志描了一遍,鲜红的血液立刻渗入,光芒一闪,血迹渺然。

她将帖子推给孟帅,道:“好了,这个帖子是你的了。”

孟帅收好,道:“谢谢。”

竺继雪道:“那么,我该走了。”嘬指为哨,出了一声清亮的口哨声。

口哨声远远的传了出去,余音袅袅不绝。

天空中,传来了翅膀拍击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带起了阵阵冷风。

孟帅一惊,抬头看去,就见一只翼展足有三丈的巨大白色凤鸟缓缓降下。

那凤鸟越飞越低,却只是在低空徘徊,不肯真正落地。竺继雪笑吟吟的最后挥手道:“再见。”身子一轻,已经浮起丈余,落在白凤背上。白凤立刻拍击翅膀,乘风飞去。

孟帅目送凤鸟消失在夜幕之中,呆呆凝立,丝毫不觉晚风寒凉。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排行怎么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治病怎么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效果怎么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收费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