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黑卡 第四十章 敲诈

发布时间:2019-12-04 18:15:31

黑卡 第四十章 敲诈

对于石磊悄悄的有了个美女萝莉小女友的事情,宿舍里那几个货自然是表达了对石磊深深的不满。

他们足足控诉了石磊一个下午,喷出的口水都快够他洗个澡了,对此石磊只是置之不理。

关键是他倒是想武力暴动,但对方是三个人,其中还有一个膘比肉厚抗击打能力冠绝整个寝室的张未,石磊也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看着三人唾沫横飞义愤填膺的样子,石磊哭丧着脸,嘴里嘟囔着: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敢说,最终的结果是三人联手敲诈了石磊一顿饭。

对此,石磊如释重负的表示:“不就是吃饭么,你们直说就行了,至于跟我哔哔一下午么?”

三人累的气喘如牛,张未挺直了他那比肩膀还粗的腰,努力的使自己看上去更大义凛然一些,他说:“你以为一顿简单的饭就得了?我们要吃海鲜,大海鲜,你可别想弄点儿蛤蜊粉丝煲就把我们打发了。”

涂毅也无比正气的说:“对,我们要吃龙虾,大龙虾,波士顿,不,澳洲大龙虾!蓝色的那种。”

“还有鲍鱼,八个头的……”

骆明的话还没说完,张未那肉球一般的打手就抽在了他的脑后:“你特么脑子有病啊,鲍鱼当然要吃二头的,对付这种土豪,吃八头的多没有成就感!”

骆明痴痴的看着张未,怔怔道:“不是八头的比较贵么?八个头啊,那肯定够大!”

涂毅一个飞腿踹了过来,骂道:“你特么似不似洒呀,你家鲍鱼长八个头?你当是八岐大蛇呢?”

“那八头二头是什么意思?”骆明一脸的小白模样,充满了对于未知世界的好奇心。

张未和涂毅原本义正词严占据了道德制高点,被骆明这么一搅和,他们也有点儿有气无力,满带鄙视的瞧着骆明,理都不想理他。

石磊无语,摇了摇头说:“看在你求知欲还挺强的份上,我勉为其难的告诉你。鲍鱼晒干后,大小分为二头,三头,四头,以此类推这样的等级。这说的是一斤有几只干鲍鱼。一斤只有两只就是二头鲍,一斤四只就是四头鲍……”

骆明张大了嘴,目瞪口呆的说:“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一直以为鲍鱼是头越多就越贵也越好吃呢!那我要吃二头的,不,一头的!”

石磊也忍不了,一脚踩在骆明的脸上:“还一头,你把你自己晒干看看有没有一头。二头的都别想,那玩意儿别说我请不起,请得起也买不着,千金难买双头鲍,真以为满大街都有啊!”

“少废话,大海鲜,请不请?”张未咄咄逼人。

石磊懒洋洋的说:“不就一顿饭么,都说了没必要搞这么大阵仗,多好的一个下午,就在你们的口水中被浪费了。我先去洗把脸,然后龙虾鲍鱼走起……”

说罢,石磊抽出自己的毛巾,搭在肩膀上,一摇三晃的去了水房。

石磊带着张未三人走进那家海鲜大酒楼的时候,服务员吓得直接跑向柜台,连欢迎光临都不说了。

一边跑还一边喊:“经理,那个龙虾狂魔又来了……”石磊一阵阵的无语。

经理总归还是有点儿定力的,不管石磊提出的要求多么古怪,但至少人家是送钱来了,而且,要求虽然古怪却并不为难人,付钱那更叫一个干脆利索。

笑着迎上前来,经理就差没有点头哈腰了:“石先生,您又来了?!这可是有些日子没过来了,还以为您已经吃腻了呢。怎么着,今儿又有什么新的吃法?”

石磊翻了个白眼,心说你当我乐意那么吃啊,这全都是高蛋白,吃多了也会有病的知道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石磊感觉脸上微微有些发烧。

尤其是张未三人瞧着他的目光已经不对了,张未意味深长的说:“挺熟啊,看来你小子以前没少背着咱们来这儿偷偷自己爽吧?”

石磊苦笑着摇头,张未急了:“哟嗬,你还想否认?那个经理,你是经理吧?”张未转向酒楼经理,经理正对胖子的体型叹为观止呢,见问到自己,急忙点点头,张未又道:“这小子以前是不是经常来你们这儿吃饭?而且每次都是他自己单独一个人?”

经理看了看石磊,默默的点了点头。

张未晃着他那颗少说三十多斤重的大脑袋,无限惋叹的说:“你这家伙,我原以为你是个重色轻友之人,有个那么漂亮的女朋友却藏着不让我们知道。现在我才知道,你丫不是重色轻友,你是财迷啊!哦不,准确的说你是守财奴啊,你说你都那么有钱了,隔三差五请咱们几个哥们儿吃顿大龙虾又怎么了?至于的自己一个人偷偷跑来吃么?啧啧,真是越有钱越抠门啊!”

一边说,他一边走到海鲜池那边,指着全须全尾的大龙虾说:“唉,真是愁死我了,痛心疾首啊,这一下午教育你,把我给累的,非得好好吃两只龙虾才补的回来。那什么,经理啊,这个澳龙先来两只,不够再叫。”

经理看了看石磊,石磊也是无语了,挥挥手,说:“两只

!你们这儿最大的鲍鱼再给来四只,黄焖鱼翅一人一客……”

“我能不能要两客?鱼翅可是好东西。”骆明顺势插了句嘴。

石磊看了看他那副嗷嗷待哺的样子,又叹了口气,道:“那就他们每人两客,我自己一客就够了。冰糖燕窝你们是不是也都要两份?”

骆明和涂毅一起使劲儿点头,经理赶忙让人记下,心里却在想,也不知道这位石先生都是交的什么朋友,不是说有钱人身边也都是有钱人么?这几个也太寒酸了吧?

又点了几个菜,张未三人是一点儿没跟石磊客气。点完菜之后,三人还流连在海鲜池边不肯走,眼睛里冒出的都是绿光,看样子要不是肚子有限,他们真敢把整个海鲜池打包带回去。

最终结账八千多,张未三人摸着沉甸甸让他们几乎都站不起来的肚囊,终于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呃……”张未开口之前,先打了个饱嗝,满嘴都是生猛海鲜味儿。

“那什么,石头,我们是不是有点儿太狠了?”

骆明和涂毅也是一脸赧然的望向石磊,石磊笑了笑,轻松道:“没事,偶尔放纵一下么,能理解。”

张未小眼睛一转,嘻嘻笑着说:“偶尔的意思是这个可以有,但是不能过于频繁,一个月一次?不不不,这太瞧不起人了,以石头壕的身份,一周一次吧!以后每周三,就是咱们宿舍的放纵日,石头壕,怎么样?”

石磊言简意赅的回答:“滚!”伴以双手第三根指头。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