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霸剑神尊 第九十九章 自愿留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2:13

霸剑神尊 第九十九章 自愿留下

公孙谷敢当着江晨的面朝叶俞出手,一方面是叶俞的确惹怒了他,叶俞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也敢在他面前无礼,这让他很是愤怒。

另一方面,他也有拿捏江晨之意。

他想要看看江晨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

“哼!”

江晨在公孙谷出手的一瞬间便冷哼了一声,同时一只手臂挥出,在他的手心当中,寒溟瞬间激荡出一阵深寒的白色剑芒。

“嗤嗤……”

凌厉的寒冰剑气瞬间交织成一张剑,挡在叶俞身前,朝公孙谷袭杀过去。

公孙谷瞬间便感觉到全身冰寒无比,整个身子似乎都要被冻僵一般。

突破到筑基九层,江晨的实力比上之前更强出了几分,再加上江晨处于阵法当中,挥手间便将阵法的威力打了出来。

借助阵法之威,江晨要压制一个玄液后期的修士根本不成任何问题,甚至完全可以秒杀一般的玄液后期修士。

感受到一股冰寒的杀意,公孙谷在第一时间便放弃攻击叶俞,同时张口一吐,一道土黄色的光影飞出,在空中一闪便形成一个暗黄色的“土”字符印。

随着寒溟激荡出的剑气斩在这个土字符印上,一阵砰的声音炸开。

只见那个巴掌一般大小的“土”字瞬间炸开,转眼间便形成了一座一人来高的土墙。

寒溟剑气打在土墙之上,不断爆发出砰砰砰砰的声响。

公孙谷面色逐渐变得难看,他已经感觉到这张符印快要支撑不住,就在打算转身逃走的一瞬间,土墙轰然奔溃,无数土屑乱飞。

江晨冷笑一声,一只手挥出,真元凝聚形成的大手拍击在公孙谷身上。

“轰!”

公孙谷直接被拍在地上,在地上砸出一个人形深坑。

死静!

没有人想到江晨居然如此强势,而且实力如此可怕。

虽然之前江晨连斩十七名玄液修士,但那毕竟没有人亲眼所见,而且在所有人看来,江晨之所以能够杀掉尉迟净河等人,凭靠的是阵法的优势。

但此时此刻,江晨眨眼之间便击败公孙谷,出手是如此的干净利落。

而且轻轻松松,根本就是大有余力。

因此在众人心里,不得不对江晨重新做出评估。

孙长明和寺观相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当中看到了震惊,同时还有深深的忌惮。

此时他们不得不再次思虑,自己是否太过低估了江晨的可怕。

“咳咳!”

公孙谷接连咳出了两口鲜血,灰头土脑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不敢直视江晨,脸上也没有了之前的张狂。

叶俞得意地扫了公孙谷一眼,装模作样地哼了一声。

公孙谷嘴皮抽动,面色很是难看,但却是半点也不敢发作。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江晨身上,谁都知道,江晨是在目前场实力最强之人。

再加上,江晨还有阵法上的优势。毫无疑问江晨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想要用强迫的办法逼迫江晨打开阵法,看来是行不通的。

“诸位,我江晨恩怨分明,谁敬我一尺,我便敬他一丈。但倘若谁想踩在我头上,我便会毫不犹豫地将他踩到脚下!”江晨目光再次扫过众人,又道:“你们也不要怪我将你们困于阵中,要怪就怪通云旅栈和公孙谷沆瀣一气,掳走我朋友却不肯交出来!”

江晨此言一出,当即不少人看向孙长明和寺观,而后纷纷向两人施压。

“孙长老,还请交出江道友的那位朋友!”

“寺观长老,既然通云旅栈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为何不肯让江道友的朋友出来?”

“公孙谷,还请不要为难我们,你和江道友之间有矛盾,也不因累积我等啊!”

在众人施压之下,孙长明和寺观面色皆是变得愈加难看,而公孙谷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公孙兄!”孙长明沉吟了片刻后,还是朝公孙谷拱了拱手道:“既然如此,你不妨就让江晨的朋友出来和他一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要他朋友一出来,不就水落石出了吗?”

孙长明说出这句话,让江晨感到有些诧异的是公孙谷并没有做过多的犹豫,甚至不假思索便点头答应了。

“各位道友,既然多说无益,那我也就不再多言。江晨自恃修为强横,便以势压人,我无话可说。但我早已说明,他的朋友是自愿留在我的茶园的,现在我就请她出来,大家自然一看便知!”公孙谷说罢,又怀恨在心地瞪了江晨一眼,随后转身就想百花园一侧的一个偏院。

片刻之后,公孙谷便再次折返,在他的身后,跟着一名容貌惊艳清奇的女子。

此人自然是雍玲儿。

江晨看到雍玲儿的一瞬间,便感觉到不对劲。

这种不对劲来自于江晨的神识捕捉,若仅仅是肉眼观察,江晨是肯定看不出此时的雍玲儿和往常有什么区别的。

“玲儿姐姐!”一看到雍玲儿,江芩就走了过去,拉住雍玲儿的芊芊玉手。

“小芩妹妹!”雍玲儿微笑着牵过江芩,神情和过去并没有任何区别。

“玲儿,那个啥……我就是说你不会忘记我们的。”叶俞笑着道:“公孙谷这个老王八蛋还说你是看上了他那个什么茶园,想要留在他那里。”

雍玲儿摇了摇头,开口道:“叶俞。我留在公孙前辈的茶园的确是自愿的!”

雍玲儿这句话一说出口,江晨、江芩等人都是一愣,其他人也都看向江晨。

看来公孙谷说的是实话,这个觉雍玲儿的女子是自愿留在公孙谷的茶园的。

“各位道友亲眼所见,都可为我见证。是江晨的朋友自愿留在我那里的,而江晨此子却是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朝我发难,还将各位道友困于此处,简直就是蛮横无理,无法无天!”公孙谷见机,目光连转,而后大声说道。

“就是!”孙长明站了出来,随公孙谷之后道:“江晨此子,嚣张跋扈,不分缘由便毁我通云旅栈,今日若是不做出解释,我通云旅栈绝不会善罢甘休。”

“诸位道友,若是江晨有理也就罢了。但今日他所作所为完全是凭一己所愿,为所欲为。我建议诸位同道一起联手,向此子讨要一个说法!”寺观用极具煽动性的口吻说道。

当即,不少人站了出来,表示赞同寺观的说法。

在此之前,不少人都是表示支持江晨的,毕竟江晨的朋友是在通云旅栈被人掳走的,所以通云旅栈要对此负责,这也无可厚非。

但现在事情已经非常明了,江晨的朋友是自愿留下来的,而且从她的模样来看,并没有半点勉强的模样。

另外,江晨强行用阵法将所有人困在此处,自然引起了一部分人不满,虽然这一部分人之前并未将这种不满表露出来,但那是因为江晨表现的实在强势,没人想惹祸上身。

而现在,江晨明显成为了众矢之的,因此不少人都开始有声讨江晨的意图。

“呵呵!”江晨淡淡一笑,目光突然释放出一道深然杀机,他徐徐扫过四周众人道:“我不想解释什么,我也不会向你们解释。若是想要一战,我江晨就接下来了。既然已经杀过一场,那再来一场又当如何?”

江晨早就对自己发过誓,不会再向任何人解释什么。

懂他的人不必解释,不懂他的人解释也没用。

“我不想解释什么,我也不会向你们解释

。若是想要一战,我江晨就接下来了。既然已经杀过一场,那再来一场又当如何?”

江晨的这句话,如同一枚石块,投入了所有人的心湖,顿时在每个人的心里,都卷起了阵阵涟漪。

当即有不少人面楼愤然之色,作势要祭出法宝,轰杀江晨。

但更多的人,则是深深隐忍,他们知道江晨的可怕,没人敢惹恼这尊杀神。

“嘶嘶……”小呆从镂空葫芦里爬了出来,跳到江晨肩膀上,兴奋地挥动爪子看向百花园内的修士,在它眼里,这些修士或许都是一大堆滋补的上佳养料。

“江道友,何必如此偏执?有什么话好好说不就行了!”洗剑宗的那名叫杨长久的长老再次走了出来,朝着江晨说道。

“江大哥,这件事情和别人没有关系。是玲儿我自己决定的,你不要为难他人!”雍玲儿走到江晨身前,低头轻声说道。

江晨再次看向雍玲儿,他可以更加确定,在雍玲儿的身上,多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源自于一种截然不同的气息。

“告诉我,为什么?”江晨看向雍玲儿,问道。

雍玲儿一顿,神情之间闪过一丝茫然,旋即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我一进入公孙前辈的茶园,就感觉到一种非常熟悉的味道。似乎我的身体内多了一种东西,这种东西让我感觉到很充实,会让我的修为飞快地提升。”

“我重来都没用过这种感觉,直觉告诉我,这是我的机缘。我需要尽快提升修为,我要找到我的父亲、我的母亲……”

江晨在雍玲儿的话语当中似乎捕捉到了什么。

他突然抓过雍玲儿的手,神识探入她的体内……

茂名整形美容手术
新乡治疗阳痿费用
抚顺治疗阳痿医院
茂名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新乡治疗阳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