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爱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9-16 21:32:49
寒冬季节,宽阔的人行道上,即是闹市也没有几个人。一对老人蹒跚着越来越近。
“你这老头子,我说自己来你偏不,就一小感冒,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老太太有点埋怨的说。
“你自己来我不放心啊,万一摔倒咋办?还说呢你一打滑,我的心就打冷战,抓紧我的胳膊,这样还不至于摔倒!”老爷爷慈祥的说。
“这小病没那么严重,总是大惊小怪!”
“有病的就看医生,抗不是办法!”
“好好!既然已经出来了,就听你的!”
两个老人便搀扶着,对着话,小心翼翼的走向医院。
老爷爷叫强,老奶奶叫妞。强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来到大城市当小学徒工,那时全中国还没解放。家里只留下妞照顾年迈的父母。强比妞大11岁。两个人有四个孩子,每个孩子都已经成家立业了。妞生病,强没有告诉儿女,他坚持要自己陪老伴去看病。
强娶妞的时候,妞才16岁。也是个下雪天,农村人只有在冬天的时候才闲散下来。那时的大雪,要比现在任何时候都要大。强用古老的小推车把妞推回家的。他们经过媒妁之言,父母包办,从没见过面就结婚了。婚后的第二天,强就离开自己的新娘又回到了哪个大城市。没有蜜月旅行,没有离别缠绵,就那么平淡的离开了新婚的妻子。
很多时候,强都是来去匆匆,在家逗留的时间不过是两三天,经常是半年也不回家一趟。在那个艰苦的岁月里,生活的困苦,世道的不平静。妞小小的年纪,依然无怨无悔的照顾着两位老人,没有半点的怨言。结婚的第三年,第一个儿子出生。生活的重担加剧,妞惦着一双小脚,忙前忙后,家里一切在她的手下井然有序。
强不会写字,(若干年后,强对自己的孙子说,那东西我只认的它,不会写它。)妞像当时大多数的中国妇女一样,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她不光不会写,认也不认识一个。两个人就凭着对彼此的信任,两地分居过了好多好多年。
全国解放后,家里陆续又添了三个孩子,生活更加的拮据。孩子们吃了上顿没下顿,什么野菜、树叶、棉花絮、皮带……等等,就连难以下咽的东西都拿来充饥。妞独自一人挑起七个人的日常生活。艰苦的生活并没有使妞倒下,两个老人在妞的照料下,依然神采奕奕,精神灼烁。四个孩子在母亲的怀抱中,慢慢的长大。妞送他们上过学堂,他们再也不像妞一样不认识字了。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妞总愿意在煤油灯下,边纳鞋底边看着孩子们写字、背书。偶尔她会让孩子们写一封家书给强,除了天冷多加衣,不要为几个钱不吃饭等等,家书里并没有柔情缠绵的话语。强偶尔也会回一封家书,也是问候一下老人是否安康?小孩是否乖巧?家里有没有吃的了?缺不缺钱?等等。
生活越来越艰苦,村中不少的人都饿得病倒,妞日夜担心自己的家人也会病倒。强和妞就商量让大儿子去当兵,这样家里虽然缺少了一个劳动力,可少了一张吃饭的嘴,大家也不至于都饿死。大儿子在这小小的愿望下,背起行囊去边疆当兵了。大女儿则随强来到大城市生活、读书。家里只留下小儿子和小女儿,这样妞就比较轻松了。
两个老人先后病故,他们是在妞的怀抱中安详的离去的,枯瘦的脸庞洋溢着微笑。两个老人对妞很满意,他们的晚年生活在当时,也算是很幸福的,他们为能娶到这样一个儿媳妇而高兴。
艰苦的环境中,妞一直很坚强,也很乐观,从没有放弃,积极的生活着。等到全国开始改革开放时,孩子们都长大了。妞也40多岁了,强和妞的第一个孙女也有4岁了。妞感觉天天头晕,喘气困难。二儿子就劝妈妈到医院看看去。强把妞接到大城市,来到医院查了一下是胸膜炎。强说:治好病你就不要回去了,家里的孩子们都用不上你了,你也好歇歇了。孩子们也一起劝妈妈,让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妞不再坚持,她留在了强的身边。
强说:要用下半辈子,把亏欠妞的都补偿给妞。妞只是微笑着说:没有什么亏欠的,有你我知足。
强和妞终于结束了牛郎织女的生活。在强的精心照顾下,妞的身体恢复得很快。两个人相濡以沫,相敬如宾,膝下儿孙成群。随着改革开放生活越来越好,强和妞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2)那一片金黄色的麦田

静18岁那年,是知青下乡最后一批青年。静是独女,长得小巧玲珑,一条大辫子随意地缀在脑后,细腻如水的皮肤,明亮的大眼睛,像两颗钻石点缀在清秀的脸庞上。静是母亲的乖乖女,体贴懂事,是失去丈夫的母亲唯一的依靠。静本不应该下乡的,可静坚持要响应号召下乡锻炼锻炼。于是她辞别泪流满面的母亲,背起行囊,和许多许多的热血青年来到平原上那个小乡村。
祥那年也是18岁,不算很高的个头,黑黝黝的皮肤,满脸的憨厚与朴实,地地道道一个淳朴的农民。祥的父亲在祥12岁那年的肝癌,抛下祥、他母亲和年幼的弟弟妹妹去世了。从那时起,祥就和母亲、弟弟相依为命。祥每日里和母亲到田里劳作,过早地跳起了家庭的重担。到18岁那年,祥已经是一个里里外外都能拿得起放得下的庄稼好手了。祥经常受到村里老一辈人的夸奖,使村中有些年轻人感到不服气,每每到田间劳作,都要和祥比试一下。
静他们到小乡村的第二天,就被大队长叫到田间参加劳动。那是一片金黄金黄的麦田,一眼望不到边。金黄的麦子像海浪一样,随风起舞。刚到乡下的兴奋劲,静他们叽叽喳喳,很是热闹。田边早到的村民,个人手里拿着一把镰刀,他们看着这些从大城市来的小青年,面无表情,好像是司空见惯似地,个人说这个人的话。“大家静静,这是新来的一批知青,今天一起和大家割麦子,给他们发一把镰刀,每人带一个徒弟,要认真的教他们,不要受伤!”大队长说完,开始给他们点名配师傅。
静被大队长分给了祥,祥有点脸红拿起镰刀,对静说了说割麦子的要领,就匆匆的低下头割起麦子来,那速度像飞一样。静看的有点傻,愣愣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旁边的一个小青年一边割着麦子,一边笑着对祥说“喂,祥子比试比试吧,看谁先割到地头,怎样?”祥子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好啊!怎么个比试法?”“一支烟!”“说定了!你可不许赖皮!”祥好像是赢定了似地,沾沾自喜。比赛的结果,可想而知。最后祥子胜出,麦子割得齐刷刷的一点不乱,而且速度优先。静对这个小个子农民产生了好感。
静被分配到祥的家中吃饭和睡觉。祥的母亲很热情的接待了静,把静和祥的妹妹们安排在一起。静的乖巧可爱很快受到了祥一家人的喜欢。祥和母亲舍不得静干粗活,总是让祥的弟弟妹妹们多干点。祥的母亲经常对自己的儿女说:“城里来的 ,身子娇贵,你们多帮她干点,别委屈了人家。”到田间时,祥也是抢着把静的活先干完。
在劳动中,祥不知不觉对静长生了爱慕之情,他看到静会脸红,开始不好意思对静说话,处处关心静。静在农闲时,总喜欢唱歌跳舞。在大家的掌声中,祥的手掌往往拍得通红。他喜欢仰着脸,充满微笑的看静的演出,那神情像仰视一尊女神。
知青们要一起到镇上看电影,静也随之前往。电影看到一半,本来明亮的夜空,忽然下起了大雨,给大家一个措手不及。大家嘻嘻哈哈捂着头往回跑。静埋头跑着,感觉好像已经不下雨了,她抬头一看,祥不知何时拿着一把伞来到她的身旁。知青们都笑着嚷道:“静,你慢慢的走吧,接你的人来了。”说完各自飞奔着向各自住的地方跑去。祥把自己的衣服脱下,给静披上。两个人都不说话,一路互相搀扶着来到家中。祥的母亲早在家门口等待。看到他们回来,赶快把静让到屋里:“你说这个老天爷,看场电影也不让人家清闲了。没事吧,赶快擦擦!”祥的母亲拿了一条毛巾递给静。“我没事,大娘,没那么娇贵!”静有点感动。也许是淋到了雨,静第二天早上感到有点发烧,祥不让静到田里劳动了,吩咐最小的妹妹照顾好静,到村里的赤脚医生那里拿了药给静,让静好好休息。
在祥的一家人的关心下,静的农村生活并没有感觉到特别的累,对母亲的思念,静把它转移到了祥的母亲身上,这个憨厚的农村妇女,相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静。静慢慢的习惯了农村生活。农村的生活极其单调,生活困苦,往往吃了这顿没有下顿。祥和母亲总是能变着花样给静做吃的。虽是些粗茶淡饭,对于从小就一个人的静来说,能和这么些人一起吃饭,吃什么都是那么的好吃。有时候家里没东西吃了,祥会带着她和弟弟妹妹们到村东头的河边摸鱼,夏天的每个晚上,祥会领着他们到杨树林里找知了猴。也会带着他们满山遍野的找寻野菜。就是这些东西,在祥母亲的手中,也能变成美味佳肴,静和祥他们吃的那个香啊。
日子在点点滴滴中飞逝,静来到祥家有半年了。基本的农活静都已经学会,农村的太阳把静烤的越来越像一个农村的女人,皮肤显得黝黑了,只有那双明亮的还是那么的有神。两个年轻人的感情也在不知不觉中进展着。祥的母亲看出了一点的苗头。私下里对祥说:“人家是城里人,恐怕不一定给咱。”祥对母亲说:“娘,你放心,我不会对静说我喜欢她的。”“嗯,人家是城里的大 ,我们配不上人家。”“我知道。”祥略感不太自在。
知青们陆续的返城,静的母亲不止一次的写信要静回去,静都是偷偷地把信藏起来,她不知道要怎样对祥和他母亲说。和静一起来的潘一天来到祥的家中,问静:“你会不会去?什么时候回去啊?”“小点声,我还没对他们说呢,农村虽然苦点,他们对我实在太好了,我来了快一年了,一点的苦也没吃,真不知道要怎样对她们说。”静很为难。“你不会是爱上祥了吧?”潘急切的说。静低下头不言语。“唉,我们该怎样办呢?”潘有点沮丧。潘和一个男知青相爱,可男知青坚决要在农村落脚不返城,潘好说歹说也不行,正为这事烦恼着。
祥的母亲也许听到了静和潘说的话,悄悄地告诉了祥。祥在一个月光很好的晚上,约静来到那个小河旁,淡淡的对静说:“你走吧,农村太苦,这里不属于你。”静吃惊的看着祥:“你知道了?”“嗯,你还是回去吧,只要别忘记我们就行。”祥并没有看静,好像是再说这和自己不向干的事一样。“你不喜欢我?大娘也不喜欢我?”静有点急切。“不是!我全家都喜欢你!只是你不属于这。”祥按捺着自己心中的激动,有点着急。“那我不走!”静坚决的说。“我坚决不走!我要一辈子待在你和大娘身边!”“这样不行!我们这太苦!”祥显得有点笨拙。“苦!我不怕,再说了不是还有你们吗!休想让我离开!”静说完转身往回跑去。
祥和母亲都没能说服静离开,最后祥的母亲说:“闺女,你先回家看看你娘,再说吧。”静也想母亲了。在那一片小麦还没成熟之前,静在祥的母亲和弟弟妹妹的目送下,随祥来到了车站。在汽车开动的霎那。静对祥说:“等我回来!”。祥没有说话,只是微笑了一下。摆摆手。
静回到家里,母亲看到一年没见的女儿,高兴得流下了眼。娘俩拥抱着哭起来。静晚上的时候,对母亲说起了祥和他的家人。母亲有点欣喜“幸亏遇见这么好的人,是你避免了很多的苦。”“妈妈,我准备还要回去的。”静小声的说。“为什么?”妈妈有点吃惊。“我喜欢上了祥!”静不敢直视母亲,生怕母亲拒绝。“不行!农村太苦!你怎能嫁一个农民!我不同意!”妈妈有点恼怒。“再说,我就你一个孩子,你走了我依靠谁去。”“妈妈!我不是要到很远的地方,我还是你的女儿。”静的眼泪快要下来了。“不行,我不同意!你仔细的想想吧。”母亲丢下这样一句话,转身睡觉去了。在和母亲的“斗争”中,静毅然决然的决定要回去,最后母亲拗不过静,只得同意。
静在回家的一个月后,又回到了那个小乡村。得知她要回来时,全村的老少像迎接外国来宾一样,都到村前去了。大家欢欣鼓舞,对祥的母亲说:“老嫂子,你的福气来了,找到一个好媳妇。”祥的母亲笑得合不拢嘴。祥在一帮小青年的簇拥下,有点含羞的接过静的行李,憨憨的笑着。弟弟妹妹们则围着静高兴地蹦蹦跳跳。
那一片金黄色的小麦收割完后,知青们该回去的都回去了。对于留下的知青,政府也作了安排。潘和他的恋人最终没有回去,被安排到了供销社,两个人倒了结婚的年龄结婚了。静则被安排到了乡里的医院,当了一名护士。经历了 年的时间,22岁的静依没有舍弃祥和他的家人,也和祥结婚了,婚后静在医院上班,祥则在家里务农,母亲在家里照顾家务。弟弟妹妹们陆续长大出嫁,家里又添了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一家幸福的生活着。

共 482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强和妞的相濡以沫,相敬如宾,静和祥麦 的倾心爱慕,终结连理,两个很感人的爱的故事。朴实的文字,读来温馨亲切。问好作者,祝新春快乐!【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2-0 09:24:46 强和妞的相濡以沫,相敬如宾,静和祥麦 的倾心爱慕,终结连理,两个很感人的爱的故事。朴实的文字,读来温馨亲切。问好作者,祝新春快乐! 联系QQ:1071086492
回复1 楼 文友: 2011-02-05 09:12:25 新春快乐!
2 楼 文友: 2011-02-0 22:02:12 问好作者,新年快乐阖家幸福! 喜欢文学、音乐
回复2 楼 文友: 2011-02-05 09:12:05 谢谢!朋友来访!回祝新春快乐!小孩上火
成人纸尿裤哪里买
小儿脾胃虚弱的治疗
吃什么可以止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