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被写手称霸的世界 _10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8:38

被写手称霸的世界

远处从低语亭中出来的人,都指指点点地看着如同神经病一般的江夜,远远的绕开了,唯恐被误伤,神经病杀人是不用负责的,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

“就是他,被妮可大人选中了,千万离他远一点。”

几个女巫凑在一地啊,窃窃私语。

“那家伙好像是刚来的新人吧,没被女巫选中发神经啦,离他远点。”

一群写手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白痴!”

华丽法师袍下,手持火凤神木杖的吕大少,牵着身边诱惑迷人的女巫,走进了一间别墅。

“我大兄弟没事吧。”

野雄小跑几步,远远地问道。

江夜骂了许久,终于骂痛快了,周身气息渐渐平稳下来,把柚叔赞助的的三四十份素材统统用上,具象了一把砍刀出来,拎在手上,沉声问道。

“雄哥,带我两个朋友去完成女巫任务好吗?”

野雄被他一身草莽气势镇住了,不由自主地就答应下来了,“好

,没问题,可是你想干嘛?”

“哼,我有一些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冰冷得不带丝毫感情的话从江夜嘴里说出来,浓烈的杀机透着刺骨的寒冷。

“我陪你……”

媛媛壮着胆子说出口的话却被他打断了。

“你们去做你们的任务,如果我死了,转告兰若,唉,算了随便了,走吧。”

婆婆妈妈许久,孟媛媛和方悦终于被他的气势唬走了。

江夜独自站在街道上,冷笑了两声,“北面城堡,大女巫怎么了,老子就来会会你们。”

不远处,两个新人拿着地图正在研究,“北面是大女巫莉莉安和大女巫伊芙,指南说只要不上门挑衅,一般不会有事,但如果挑衅,特别是出言不逊,她们会立即将其击杀。哇,木木,好恐怖啊,我们还是不要去参观城堡了。”

“北面,喂,女人,北面是哪面?”江夜拦住了一个女巫,大次次地问道,浑身翻涌的杀气,使他语气都变得粗野了很多。

女巫双眼泛了两颗红心,“嗯,好MAN啊,那边,你是想找莉莉安大人还是……”

风一般的男子,裹着浓烈的杀机,扬长而去,头也没有回。

“大女巫是吧,老子今天不弄死,也要骂死你。”

走了大半个小时,路面越来越宽敞,两座雄伟的城堡伫立在道路的尽头,路边的指示牌上写着,“请勿擅入,前方为莉莉安和伊芙的城堡。”

看到城堡的江夜心跳加速,被仇恨和杀意充斥着的双眼直接忽视了请勿擅入的牌子,一路小跑,来到了右边的城堡跟前。

大门紧闭,江夜将砍刀往肩上一扛,对着十几米高的铁门踹了一脚,铁门纹丝不动,脚却隐隐作痛。

江夜横竖看了看,确定是进不去了,索性退后十几米,酝酿了片刻,大声骂道。

“大女巫,你给老子滚出来,我#¥%……,你个¥……#¥大女巫,老子#¥%#¥……#¥,有种你出来,看老子不#¥%#¥……你!……”

十分钟,江夜气焰越发嚣张,脏话不带脏字,骂得偶尔路过的女巫、写手驻足观看,佩服得五体投地。

以古堡为中心,一圈乌云逐渐向外扩散,和煦的微风不知何时变得凌利起来,云层中粗壮的闪电暴躁不已。

霍嚓!

一声地动山摇的雷鸣,骤然从云层中传来,厚重的乌云已经覆盖了整个拉尔村,电蛇翻滚在云层中,触目惊心。

“女巫之怒,这么大范围的雷云,那得气成什么样啊?”

一个女巫看着头顶的云层,瑟瑟发抖,身边的写手好奇地追问什么意思。

另一个女巫走来,“大女巫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自然环境,平时大女巫都是收敛自身气息的,女巫之怒就是大女巫气到收不住自身力量才会造成的恐怖的自然现象,走快去看看,雷云中心好像是伊芙大人的城堡。”

陆陆续续不明所以的写手和心惊胆战的女巫朝着古堡方向跑去,相比大女巫的怒火,所有人更感兴趣的是到底是谁招惹到她了。

江夜从来不认为自己的胆子很大,相反,更多的时候胆子跟他的存款一样,少得可怜。

当寒冷的邪风吹动发梢的时候,他莫名爆发出来的勇气也在悄然离去,冷不丁打了一个冷战,厚重雷云下古典壮丽的城堡如同一个巨人一般,散发着滔天的怒意。

“你很好。”

愤怒到了极点反而带着几分平静的声音从云层中传下来,音浪伴随着狂风席卷了整个拉尔村。

而随之而来的是一道几十米粗的闪电从天而降,直直劈在了江夜身后,青石板路面上留下了一个深不见底的窟窿,窟窿边缘还冒着熊熊烈火。

江夜没敢回头,因为他不确定回头之后自己会不会当场晕厥过去,他也没敢动,因为他怕一动就会招来另一道闪电,他甚至感到自己的裤裆微微湿了一点,如果不是最后关头全身肌肉猛地一僵,恐怕脚下已经是湿成一片了。

远处越聚越多的全群众传来一声沉闷的叫好声,无论是写手还是女巫脸上都涌现出了肃然起敬的神情。

“这人好勇猛啊,面对十几米粗的闪电连动都没动一下。”

“就是就是,换做是我在闪电露出云层的时候早就瞬移走了,哪里还敢呆在那里。”

“恩,这位勇士连头都没回,对如此强大的攻击根本就一屑不顾,不行了我感觉我爱上他了。”

写手们也在小声议论着。

“这人是谁啊?好牛叉啊,据说骂大女巫骂了二十多分钟,把她从头到脚,祖宗十八代都侮辱了一遍,这会依然巍然不动,日后必定是个顶厉害的人物。”

“他好像是这批进来的新人,太彪悍啦,新人时期就怎么猛,以后还得了?”

“我,我认识他,他叫江夜,在武器店的时候连火焰剑都没看上,看来是深藏不漏啊。”

围观群众依旧在源源不断地涌来,这会茶话会刚开完不久,除少心急的或是时间快到的人,大部分写手还在村里,随波逐流都涌到了城堡。

江夜现在有点焦虑,从劈下那道天雷之后,再没任何动静,传说中的大女巫既没现身,也没再说任何话,是跑呢,还是跑呢,还是赶紧跑路呢,但是QD之戒还在别人手里,不要回来总不是个事啊。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十几米高的铁门哄的一下打开了,一个悬浮在半空全身笼罩着闪电的女人闪了几下来到了江夜身前。

空中的雷云越发暴躁,无数粗如龙蛇的闪电在云层中上下翻滚,滚滚雷声震耳欲聋。

益阳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安徽治疗男科方法
曲靖治疗白癜风医院
益阳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安徽治疗男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