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铁骑狂歌 第032章 空军

发布时间:2019-09-26 02:37:21

铁骑狂歌 第032章 空军

第032章空军

一个月之后,墨冰袁云回来了。带回来远超预期的收获,足足两百多万两白银,以及大量的军械、战马。青河县境内所有大小匪帮都让两人扫了个干干净净。

看着一车一车的军械银两,秦风笑得嘴角都咧到了耳朵根上。有钱就好办事,这两百多万两银子对他现在简直是救命钱。而且大量的军械也正好填补了军械库的不足。特别是战马,现在市面上一匹好的战马要卖到四百两银子左右,而且还很少有货。他一直在计划组建骑兵营,但苦于没有战马,所以没有实施。现在袁云和墨冰一下带回来近两百匹上好的骏马,算是解决了大问题。

而且袁大少爷还带回来一个更让秦风兴奋的消息。蛮人有斥候鹰骑,和赵军作战掌握着绝对的空中优势。不管是侦查、探路,还是协同主力地面部队作战,都非常强悍。他们在黑石关守城的时候就吃过鹰骑的大亏。

袁云在前往青河县以西两百多里的乌龙山剿匪时,正好遇上哪里的土匪在打劫一个村子。于是率兵将那股强盗全部就地正法。村民们感恩戴德非要设宴犒劳秦家军。于是当天队伍便留在村子里修整。

就在晚宴的时候,两头巨大的白色大雕飞进村里,将村民的两头小牛犊叼走。

那大雕奇大无比双翼展开足有两丈来宽,比蛮人的黑鹰还要大上不少。一百多斤的牛犊竟能毫不费劲的抓到天上。

在黑石关吃过鹰骑亏的袁云当时就打起了这大雕的主意,问村里人这大雕是从哪里来的。

村里有位上了年纪的老猎人告诉他,乌龙山脉连绵一千多里,大山最深处是无尽的雪峰。

这种大雕叫做雪雕,生活在雪峰之上。平日以雪山里的雪鹿、山羊、甚至是雪豹为食。偶尔山里食物少了,也会飞到山脚附近捕猎农户家的牛羊等大牲口。性情凶猛,力大无比。

在大山深处的苍茫雪峰之上有很多这种巨大的雪雕。老猎人告诉袁云,曾经还有过猎人进山打猎的时候捡到过从悬崖上掉落下来的小鹰带回村自己驯养。不过这种猛禽食量惊人,而且凶悍异常,养着也没什么大用,后来便放回雪山了。

听袁云这么一说,秦风也兴奋起来。要是能将这种猛禽驯服组建一支雪雕骑兵,那就可以对抗蛮人的鹰骑了。不过他对驯兽一窍不通,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这时鲁铁山憨厚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俺知道这种小鸟。俺们昆仑山的冰天雪地里到处都是。”

“小鸟?你把能抓牛上天的雪雕叫做小鸟?”袁大少爷很无奈得看着巨人一样的鲁铁山。

“那不是小鸟还能是啥。俺们鲁家世代居住在昆仑大雪山深处。昆仑山是天下群山之祖,里边的珍禽异兽多得很。俺们家族里那些有钱人闲的无聊,最喜欢的就是玩玩鸟逗逗虫。对这种东西最熟悉不过了。”

“你说什么?玩鸟逗虫。”袁大少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玩鸟逗虫确实是有钱人最热衷的娱乐。但这巨无霸大雕是人玩的吗,玩命还差不多。

“是呀,俺们那里的有钱人特别喜欢玩这种小鸟。全身雪白又漂亮又聪明。如果训得好还能学着人的声音说几句话,很好玩的。”

“你们把雪雕当鹦鹉喂呀。那逗虫又是玩什么东西?”袁大少爷眼珠都快要掉到了地上。

“还不是些什么雪豹呀,雪熊之类的小虫啰。抓两只放在笼子里让他们掐架,俺们族里的那些有钱人就在旁边下注。赌得可大了。打一场下来能赚好多钱。”

“我靠,斗蛐蛐。你们把雪雕当鹦鹉养,把雪熊雪豹当蛐蛐来斗。牛x,确实牛x。”不单袁大少爷,在场所有人头上都直冒黑气。这昆仑鲁家确实是上古遗留的豪门,连普通的玩鸟逗虫都能玩出这样的高度。

“那您二位爷也有这爱好吗?不知道你们会不会训这雪...哦不对,小鸟?秦风带着高山仰止般无限敬仰的神情问道。

鲁阔海有点不好意思

铁骑狂歌  第032章 空军

,一张黑脸竟然泛起了红晕,嘿嘿笑道:“俺们...俺们哥俩在族里都是穷人。没钱,玩不起这些高大上的东西。”

“不过俺们还是知道怎么训鸟的。毕竟俺们经常给那些有钱的老爷办事,见也见得多了。”鲁阔海脸上洋溢起对他们族里有钱老爷生活的向往。

秦风是什么样的人,一眼就看出鲁阔海的心思。

“没玩过不要紧,只要知道怎么训就行。那麻烦您二位爷和袁大少爷去乌龙山走一趟。能弄多少就给我弄多少这样的小鸟回来。只要把这事办好,我保证你们也能成为族里的有钱人。”秦风指着袁云、墨冰带回来的无数金银珠宝,非常非常肯定的鲁告诉家兄弟。

“成,只要有钱这事好办。嘿嘿,等俺们有了钱,也回去和那些富人们赌上几把。嘿嘿...嘿嘿...。”鲁家兄弟仿佛看到了自己抱着一大堆一大堆的银子,在斗笼旁边大呼小叫尽情豪赌的样子。

第二天一早,袁大少爷便和鲁家兄弟一起,带着一百军士直奔乌龙山而去。本来墨冰也想去,但新成立的五行甲士营需要他训练剑术,而且还有斥候小队和刺客小队的训练也不能停,事情是在太多只能留在秦家村。

......

郡守黄洪办事还算尽心,一个月的时间便调集了北冥郡全部可以调动的部队在渭河以东布防。总兵力大约七万五千人。调集重兵的同时,又大量招募民工在渭河以东几个蛮军有可能渡河的滩头修筑防御工事。

沿岸所有能登陆的浅滩、码头边都修筑起无数大大小小的箭塔。一道道矮墙将箭塔连城一片,矮墙上架着弩车,墙后配置大量投石车。浅滩里布满了阻止大船靠岸的尖锐木桩和铁链。岸边是无数锋利的铁蒺藜和倒插在沙地里的竹签。黄洪是行伍出身,工事修得有模有样。

不过这家伙干了一件让秦风无比头痛的事情。他为了尽量增加蛮人渡河的难度,派人到渭河西岸将沿岸所有的码头渡船统统烧毁。并把所有村民的渔船也给烧了个一干二净。

对岸没有了船,想逃到北冥的百姓就没法渡河。而且万一北境赵军要往北冥撤退也没了退路。

再者说以蛮人数万大军的实力,就算渭河边一条船也没有,他们也能很快造出一大批船只。这个办法远远弊大于利。而且秦风有个预感,北境早晚会全部沦陷,数万赵军很有可能往北冥撤退。如果到时候渭河上一条船都没有,那些赵军将士真就前无去路后有追兵身处绝境了。

所以一听到黄洪要烧船的消息,秦风便马不停蹄跑到渭河东岸北冥军大营去阻止。但为时已晚,数百条大大小小的船只几乎都被烧光。最后好不容易才从火海里抢下了五十余艘。

事实证明秦风的判断是对的。数月后,正是因为黄洪这个看似聪明的决定,最终酿成了八千黑旗军将士血撒渭河滩头,黑旗军主帅戚云战死的悲剧。而且他抢下来的五十余艘渡船也真的成为了数万赵军唯一的逃生通道。

邵阳妇科
邵阳妇科医院
邵阳妇科医院哪家好
邵阳好的妇科医院
邵阳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